关于我们 | 加入收藏夹 | 联系我们 | English
当前位置:主页>考古人物>
徐苹芳先生访谈录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作者: 许宏  发布时间: 2007-05-30  文章出处:中国考古网

许 宏:现代中国考古学自诞生伊始已走过了80多年的历程,而您的考古生涯也有50多年。您不光是中国考古学发展的见证人,也像您的学术文集《中国历史考古学论丛》的编者所说的那样,“历年来曾推动参与多项研究计划,在学界素享盛誉”[i]。对如何继承前人的优良学术传统,开展真正符合中国实际情况的考古学研究,您有许多深层的思考。我们很希望您能就这个问题谈谈自己的经验与感想。

徐苹芳: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于20世纪20年代,以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发掘河南安阳殷墟遗址为标志,从考古学的理论到研究方法,都是从欧洲考古学引进的,在人文科学中是受西方学术影响很深的一门学科。但是,中国现代考古学研究的却是中国古代历史文化,属于中国历史学的范畴,是以人类留下来的遗迹遗物来研究历史的。这便产生了一个用西方学术理论和方法,如何研究中国古代历史文化的问题。这个问题是中国近百年来在学术界颇有争议的问题。事实证明,中国现代考古学70余年来取得很大的成绩,英国著名的考古学史家格林·丹尼尔(Glyn Daniel)在1981年出版的《考古学简史》中便预言“在未来的几个十年内,对于中国重要性的新认识将是考古学中一个关键性的发展”[ii]。为什么能够得出这样的评价?我觉得认真分析一下中国现代考古学发展的历程,总结其经验教训,是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的;同时,对今后中国现代考古学在全球化的进程中进一步发展,也是很有现实意义的。

中国现代考古肇兴之时,在引进欧洲考古学的同时,又继续发扬中国学术传统,形成一个全新的学科。回顾中国考古学发展史,我们清楚地看到在傅斯年、李济、梁思永和夏鼐等中国考古学的奠基者身上存在着一个共同的特点,即他们都受过乾嘉学派旧学的训练,在接受欧洲考古学的理念和方法时,不是生搬硬套,而是密切结合中国的实际,有所选择,为我所用,来解决中国考古学的实际问题。所谓“实际”,包含两个方面,一是中国历史文化的实际,二是中国古代遗迹遗物及其保存实况的实际。以科学的理念和方法之矢,去射中国历史文化和考古学实况之的。既引进了现代考古学,又保持了有中国特色的考古学研究的传统,成功地走出了中西文化结合的学术之路。在全球化的进程中,难道这些事例不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吗?[iii]
上一页1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